凭栏映疏九、

何而安 破三轮

题文无关   重度ooc

雷点:微kunbang 有qiangzhi 黑化庚(黑到不行)

雷者慎入 是糖不虐 ooc慎入   

有bug请多多包涵

如果你准备好了,那↓

“长庚…给我解开,别这样,我手疼。”



要说半夜醒来发现在自己家被枕边人系了镣铐绑在床头的经历,就是顾昀这种三十年把多数人几辈子都走过去的,也是平生头一遭,他迷迷糊糊地被在胸口作妖的长庚弄醒,下意识地想推开他,却发现手腕被链子拴住,连在床上一个暗格里,限制了他的行动。



能不让他警觉还能把他铐住的,不用想都知道是谁。



顾昀准备一脚把长庚从他身上踹下去,却在看见长庚脸上未干的泪痕时收了力,他最见不得长庚委屈,一双腿换了个方向,蹭到长庚大腿处磨了磨,是个安慰的意味。顾昀宠长庚宠出了圈了,因而哪怕长庚半夜发疯把他铐起来玩弄,他也被长庚的两滴金豆子弄得连句狠话都说不出来,小心翼翼地跟长庚商量把他解开,毕竟被捆着双手亵玩,实在是没面子得很。



长庚发疯看似突然,但顾昀心里是有数的。十有八九是为了前段时间来的楼兰使臣和公主。



长庚即位后两三年,好不容易将这破烂山河收拾出来,天下太平,国泰民安,便陆续有私心的臣子谏言皇帝广纳妃嫔,扩充后宫,为皇家开枝散叶。长庚平日总用江山社稷当借口堵那些人的嘴,更有几次直言无心染指后宫。有些大臣一看此路不通,便曲线救国,开始操心安定侯的终身大事,毕竟安定侯手握兵权,与上又情谊深厚,要是能让自家女儿成了侯府夫人,那好处自然不少,不比送个嫔妃进宫差。



之前几次有人说亲,顾昀顾忌长庚,连姑娘家姓甚名谁都不问就干脆利落地推掉。可这次,不比从前,楼兰使节团的名单里竟有楼兰一位小公主,这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。一开始多数人都以为是楼兰想送一个公主进宫,用联姻巩固关系,可谁都没想到,那公主直言仰慕安定侯骁勇善战,带着楼兰的友好和诚意,希望能与侯爷结为夫妻,也能更好的维持两国的盟友关系。



群臣一开始有些惊讶,回过神来想愈发觉得这是件美事,不顾皇上风雨欲来的脸色,纷纷表态支持。在为使臣准备的宴会上,总是有人有意无意提到联姻的事,把顾昀和楼兰公主往一块扯,热情的跟这俩人明天就要成亲似的。



长庚已经因为这件事跟顾昀闹了好几天了。不但平日变得更加腻歪人,连着几晚上,长庚在床上时都不允许他碰别的东西,折腾到半夜好不容易完事了,还非要把他整个搂在怀里才肯睡,顾昀有时刚入梦,便被长庚收紧的动作给弄醒,睁眼就看见长庚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。顾昀累极,念叨着长庚的名字哄他快睡,没一会自己就在长庚怀里又睡过去。

(车在评论里找)

把顾昀身上的伤口都处理的差不多了,长庚背对着顾昀坐在床边,只敢用小指去勾顾昀的,幸好没有被躲开。





沉默了好一阵,他开口,声音喑哑粗涩,“我总是这样,离不开你,也不允许你离开。”他自清醒后就攒着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,顺着脸颊掉进了胸口。“你把我捡回来就是个错误,我天生骨子里带煞,是个猪狗不如……”“你自怨自艾还没完了!”顾昀费力地打断他的话,他嗓子疼的要死,声音也小的不行,但长庚还是听清了。



顾昀看着他那种忽然又找到希望,整个人又活过来的样子,不知怎么就想起来他当年还在燕回的时候捡回来的那只狼崽子,那种想要靠近热源却又害怕被踢开的眼神让顾昀一下子就心软了。



这么下去不行,必须说清楚。



“长庚,你还记得吗,我之前跟你说过,没有人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归宿在什么地方,”顾昀勾住长庚的小指,费力地直起身子,从长庚身后抱住了他。长庚不敢贪恋这点温柔,想要睁开顾昀,却又顾忌他的伤势不敢有大的动作。



“别动,听我说完。”顾昀不放他走,“我以前总觉得,自己的归宿就是死于山河,埋骨边疆,所以我从来不把生老病死放在心上。”他感觉自己手下的肌肉崩地紧紧的,轻笑一声,说道:“不必紧张,都是些陈年旧事了。遇见你之后,我就不这么想了。接下来的话我只说一遍,你听好了,李旻。”



顾昀松开手,让长庚和他面对面坐着,他看着长庚的眼睛,用一种和平日里完全不一样的、认真的、甚至是带点虔诚的语气,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和你从义父子的关系到今天,我也想过这种事情定会有许多障碍,不管是来自外人,还是我们自己,所有不好的后果我都想过,可是我仍然想坚持,”长庚觉得自己连喘气都快不会了,他怕自己一个失神就错过了顾昀难得的袒露心迹。他看着顾昀的眼睛,那里面有他的身影,他仿佛透过这双眼看见了十几年前的那个冬天,那场雪,那双手,那个人,然后,他听见了冰雪消融的声音“因为人是无法抗拒自己的本性的,你是我心之所向,长庚。”



“没人能强迫我做我不愿意的事,长庚,我之所以和你在一起,什么都不去想,也什么都不怕,甚至能心甘情愿地……躺在你身下,不是因为你逼我什么,而是……我爱你,希望你高兴,所以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。”



年少时的可望不可及太过美好,以至于都不敢轻易相信,但这一刻,他的十丈软红尘终于被他牢牢地握在手中,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溺死在顾昀的眼里。他终于能把长久的恐惧、愤恨全都放下,捧着艰难积攒起来的那点勇气,追着自己的心了。





『我生命里的唯一一点温暖和救赎都是你给的,我根本就无法放手,我从一开始就是扭曲的。』

『遇见你之前,我从未渴求过以后,和你在一起后,才明白良人难得,才敢奢望有你的以后。』

今夕何夕,见此良人。

新年快乐。

R18 何而安

题文无关 重度ooc

雷点:微捆绑 强暴?强制 黑化庚(黑到不行)

雷者慎入 是糖不虐 ooc慎入

有bug请多多包涵

如果你准备好了,那 ↓

“长庚…给我解开,别这样,我手疼。”

要说半夜醒来发现在自己家被枕边人系了镣铐绑在床头的经历,就是顾昀这种三十年把多数人几辈子都走过去的,也是平生头一遭,他迷迷糊糊地被在胸口作妖的长庚弄醒,下意识地想推开他,却发现手腕被链子拴住,连在床上一个暗格里,限制了他的行动。

能不让他警觉还能把他铐住的,不用想都知道是谁。

顾昀准备一脚把长庚从他身上踹下去,却在看见长庚脸上未干的泪痕时收了力,他最见不得长庚委屈,一双腿换了个方向,蹭到长庚大腿处磨了磨,是个安慰的意味。顾昀宠长庚宠出了圈了,因而哪怕长庚半夜发疯把他铐起来玩弄,他也被长庚的两滴金豆子弄得连句狠话都说不出来,小心翼翼地跟长庚商量把他解开,毕竟被捆着双手亵玩,实在是没面子得很。

长庚发疯看似突然,但顾昀心里是有数的。十有八九是为了前段时间来的楼兰使臣和公主。

长庚即位后两三年,好不容易将这破烂山河收拾出来,天下太平,国泰民安,便陆续有私心的臣子谏言皇帝广纳妃嫔,扩充后宫,为皇家开枝散叶。长庚平日总用江山社稷当借口堵那些人的嘴,更有几次直言无心染指后宫。有些大臣一看此路不通,便曲线救国,开始操心安定侯的终身大事,毕竟安定侯手握兵权,与上又情谊深厚,要是能让自家女儿成了侯府夫人,那好处自然不少,不比送个嫔妃进宫差。

之前几次有人说亲,顾昀顾忌长庚,连姑娘家姓甚名谁都不问就干脆利落地推掉。可这次,不比从前,楼兰使节团的名单里竟有楼兰一位小公主,这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。一开始多数人都以为是楼兰想送一个公主进宫,用联姻巩固关系,可谁都没想到,那公主直言仰慕安定侯骁勇善战,带着楼兰的友好和诚意,希望能与侯爷结为夫妻,也能更好的维持两国的盟友关系。

群臣一开始有些惊讶,回过神来想愈发觉得这是件美事,不顾皇上风雨欲来的脸色,纷纷表态支持。在为使臣准备的宴会上,总是有人有意无意提到联姻的事,把顾昀和楼兰公主往一块扯,热情的跟这俩人明天就要成亲似的。

长庚已经因为这件事跟顾昀闹了好几天了。不但平日变得更加腻歪人,连着几晚上,长庚在床上时都不允许他碰别的东西,折腾到半夜好不容易完事了,还非要把他整个搂在怀里才肯睡,顾昀有时刚入梦,便被长庚收紧的动作给弄醒,睁眼就看见长庚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。顾昀累极,念叨着长庚的名字哄他快睡,没一会自己就在长庚怀里又睡过去。

(看车走评论,老福特是个猪。)

把顾昀身上的伤口都处理的差不多了,长庚背对着顾昀坐在床边,只敢用小指去勾顾昀的,幸好没有被躲开。

沉默了好一阵,他开口,声音喑哑粗涩,“我总是这样,离不开你,也不允许你离开。”他自清醒后就攒着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,顺着脸颊掉进了胸口。“你把我捡回来就是个错误,我天生骨子里带煞,是个猪狗不如……”“你自怨自艾还没完了!”顾昀费力地打断他的话,他嗓子疼的要死,声音也小的不行,但长庚还是听清了。

顾昀看着他那种忽然又找到希望,整个人又活过来的样子,不知怎么就想起来他当年还在燕回的时候捡回来的那只狼崽子,那种想要靠近热源却又害怕被踢开的眼神让顾昀一下子就心软了。

这么下去不行,必须说清楚。

“长庚,你还记得吗,我之前跟你说过,没有人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归宿在什么地方,”顾昀勾住长庚的小指,费力地直起身子,从长庚身后抱住了他。长庚不敢贪恋这点温柔,想要睁开顾昀,却又顾忌他的伤势不敢有大的动作。

“别动,听我说完。”顾昀不放他走,“我以前总觉得,自己的归宿就是死于山河,埋骨边疆,所以我从来不把生老病死放在心上。”他感觉自己手下的肌肉崩地紧紧的,轻笑一声,说道:“不必紧张,都是些陈年旧事了。遇见你之后,我就不这么想了。接下来的话我只说一遍,你听好了,李旻。”

顾昀松开手,让长庚和他面对面坐着,他看着长庚的眼睛,用一种和平日里完全不一样的、认真的、甚至是带点虔诚的语气,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和你从义父子的关系到今天,我也想过这种事情定会有许多障碍,不管是来自外人,还是我们自己,所有不好的后果我都想过,可是我仍然想坚持,”长庚觉得自己连喘气都快不会了,他怕自己一个失神就错过了顾昀难得的袒露心迹。他看着顾昀的眼睛,那里面有他的身影,他仿佛透过这双眼看见了十几年前的那个冬天,那场雪,那双手,那个人,然后,他听见了冰雪消融的声音“因为人是无法抗拒自己的本性的,你是我心之所向,长庚。”

“没人能强迫我做我不愿意的事,长庚,我之所以和你在一起,什么都不去想,也什么都不怕,甚至能心甘情愿地……躺在你身下,不是因为你逼我什么,而是……我爱你,希望你高兴,所以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。”

年少时的可望不可及太过美好,以至于都不敢轻易相信,但这一刻,他的十丈软红尘终于被他牢牢地握在手中,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溺死在顾昀的眼里。他终于能把长久的恐惧、愤恨全都放下,捧着艰难积攒起来的那点勇气,追着自己的心了。

『我生命里的唯一一点温暖和救赎都是你给的,我根本就无法放手,我从一开始就是扭曲的。』

『遇见你之前,我从未渴求过以后,和你在一起后,才明白良人难得,才敢奢望有你的以后。』

今夕何夕,见此良人。

2018要成为历史了,新年快乐。

R18 脐橙 控制play

4000+ 我有点虚


雷点:脐橙 gaochao控制play

ooc预警


不如,走评论?